2017年5月6日香港博览馆SAT考情回顾

2017-09-08 08:08

  正是立夏时节,五月的SAT考试在烈日炎炎中结束。对于参考的同学而言,每一次考试都是一场山长水阔的跋涉。接下来,笔者会和同学们一起回顾一下这次考试的考场内外,为接下来备战10月SAT考试做好准备。

  2、考生和家长切勿联系考场或要求进入考场查看情况,否则可能因为有关行为导致取消考场;

  内地考生使用「往来港澳通行证」或「中国护照」入场,如果准考证和证件信息不一致将无法参加考试;

  这次考试依然是以西区入口为主,但是入场做了一些小小的调整。不再等考生全部进入展馆之后在陆续前往各区,而是在亚博的西区入口外便直接要求考生按照考区的 HALL 分别从不同的大门进场。

  很多同学对于准考证上的 zone 和现场的 HALL 表示纠结,其实寻找考场并不复杂。考生的准考证上已经标明了考生在哪个区,而大家只需要根据这个区的序号在现场对照图,寻找所在的区在哪个 HALL 里面即可。比如下图:

  所有的考场都是九点钟正式开考。绝大部分同学在八点半之前都已经入场。如果晚到一会,也不用过于担心。但是一定要留意,考场九点之后严禁考生入场。这次在 Hall 2,又发生了一起考生被入场的事件。8点55分一名男同学险险赶上了末班车,但是另外一名女孩因为忘带了准考证和母亲一起回宾馆取证件,正好九点整赶到电梯口,结果被参加考试,同学和家长都十分遗憾。

  考场上一定要把手机关机并且关掉所有的闹钟和日程,避免考场上突然响铃。上次一月份的考试,就有一名同学因为把关机的手机放在身边,结果关机闹钟突然响起,导致被监考官认定是违纪而终止了考试。

  这次的考试全部使用了新题,在一月份的取消成绩风波之后终于显示了 COLLEGE BOARD 的诚意。其中,语法,写作和数学的难度都比较平稳,只有阅读题目难度偏高。同学们普遍的反映是阅读时间不够,没有做完。

  文学作品,选自阿米德・乔杜(Amit Chaudhuri)的 A Strange and Sublime Address,文章从一个小孩的视角,讲述在一个印度家庭中传统的生活习俗和现代文化之间的冲突。

  文章讲述人们的认知和他人认知之间是否对等,通过实验来证明人们大概能够明白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但不一定准确。

  讲谷神星(Ceres)作为一颗矮(dwarf planet)的起源,以及科学家对于这颗的质疑,以及它的形成的原因。文章涉及到一些天文学词汇,难度略大。

  历史文献,这次的历史文章依然是老生常谈,讨论关于,,平等的话题。第一篇文章认为应该建立统一的,而第二篇文章则反对这一立场。

  文章讲述在海藻中发现的木质素 (Lingin)这种物质能够增强植物的韧性,主要描述了发现这种物质的过程。

  这一部分难度适中,对于大部分考生来说是个利好的消息。主要考察了动词的时态,近义词辨析,文章内容的呼应,句子结构,标点和时态等知识点。

  这次的数学部分依然比较常规,对于大部分考生而言没有太度。考试涉及到了函数,概率,数据分析,几何等基本内容。在文字的理解和解题难度方面,只有个别的小难点。

  这次的作文延续了之前几次考试的风格,在文章长度和文章难度方面都比较适中。对于大部分同学来说,挑战性不大。

  对原文进行了小幅度的删减。文章主要讨论了女性科学家们在科学研究方面的各种压力和困难,呼吁大学和应该对改善女性学者的科研做出更多的努力。文章的风格比较平实,结构非常清晰,在修辞手法方面涉猎不多,重点集中在对逻辑和论据的分析方面。

  电话响起的时候是凌晨五点,已经是几个少年的母亲的卡罗尔·格雷德正在叠衣服,准备去参加早晨的动感单车课程。这是2009年的10月,卡罗尔·格雷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名生物学家,接到来自的电话:她获得了当年的诺贝尔医学奖。

  不幸的是,在诺贝尔科学家的中,格雷德(这样的女性诺贝尔奖获得者)仍然是罕见的案例。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们没有做出足够的努力去帮助年轻的女科学家平衡学术研究的需求和家庭责任的牵绊,而这一点需要改变。

  不可否认,今天我们所面临的情况比格雷德在80年代初进入研究生院时有了改善,更不用说在那之前的几十年的岁月。在那些女性几乎不可能出现在大学的实验室中的岁月里,在诺贝尔奖所达到的罕见的学术层面上的结果不能不令人沮丧。自从这个奖项于1901年创办,一共有两位女性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1903获奖的玛丽·居里和1963年获奖的玛丽亚·格佩特·梅耶。在化学奖项方面,165位获奖者中只有四位是女性。(其中之一是1911年获奖的玛丽·居里:她是唯一一位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女性)。在令人梦寐以求的生理学或医学方面的奖项中,女性只占据了百分之五。直到2009年,来自印第安那大学和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埃莉诺·奥斯特罗姆成为第一位诺贝尔经济学的女性得主。

  事实上,2009年对于女性而言是标志性的一年——格雷德和她的导师,来自于加利福尼亚大学分校的伊丽莎白·布莱克本分享了她的奖项;同年,以色列的阿达·约纳特分享了诺贝尔化学奖。从那之后,男性科学家们继续全部的诺贝尔奖。

  成为一名女性诺贝尔奖获得者不仅需要才华,而且要有非同寻常的决心去面对文化、社会和方面的阻力。在意大利的墨索里尼时期,神家丽塔·莱维·蒙塔尔奇尼偷偷地在卧室进行实验。作为艾滋病病毒的共同发现者之一的巴黎人弗朗索瓦丝·巴尔·西诺西——她的父亲认为女人就应该待在家里——连婚礼的日子都呆在实验室里。她的未婚夫不得不给她打电线年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遗传学家芭芭拉·麦克林托克,差点被母亲去上大学,因为她的母亲害怕高等教育会让女儿嫁不出去。

  所有这一切都是几十年前发生的事。近年来,人们发起很多运动鼓励更多的年轻女性选择从事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方面的职业,而在美国,颁布了法案、平权法案和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2013年,我们还有任何借口吗?

  此外,制度问题正在阻碍女性进入科学的领域,这意味着我们不可能简单的将越来越多的女性汇集在博士学习项目中从而获得更多的女性获奖者。事实上,获得全新的博士学位——所谓的博士后——的女性进入他们的最佳生育年龄的时候,也正是她们事业上不成则败的关键时期——她们必须为了争取终身教职而竞争。竞争是的,在实验室的时间永无休止——而这对于女性身心方面的消耗远远高于男性。2009年,针对加利福尼亚大学系统中所有学科的博士后科学家的一项调查显示,取得了博士学位的女性在生育了孩子之后,她们可能放弃成为一名研究教授的目标的比率是男性博士后和没有孩子,并且不打算生育孩子的女性的博士后的两倍。

  大学机构应该提供什么样的支持?大学可以在政策方面做出有意义的改变,例如允许有孩子的女性在一段时间内停止终身教职的时间表——这一选择在一些但并非所有的学术中心都可以提供。他们应该确保年轻的女科学家们有专门的、一流的导师。并且他们能够带薪产假和带薪育婴假——很不幸的,这正是美国大部分大学机构中的年轻科学家们所缺少的福利。

  联邦机构也应该在这件事情中发挥作用。由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引领的主要资助者已经实施了一些政策,比如无成本的增加拨款,允许担负家庭职责的科学家们有额外的时间完成一个项目,还有其他的政策,允许因为育儿的原因而延长或推迟奖学金的期限。但是,机构可以、而且应该做的更多。一项特别适合由来完成的任务就是收集有利于家庭生活的政策的纵向数据。这些数据现在并没有被系统的收集,而没有这些数据,我们就无法知道什么样的政策变化正在起作用,什么样的变化不起作用。

  如果我们想让最优秀的女性留在科学领域,并且这个被让人望而生畏的,不断发展的全球科学竞争所困扰的国家能够切实的利用这些人才,所有类型的大学机构都需要做出更为认真的承诺来支持他们。

  换言之,如果我们想看到更多的女性科学家在庆祝获奖,我们应该努力建立这样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不会发现像卡罗尔·格雷德这样的人才在凌晨五点钟起床叠衣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